發文作者:asker | 二月 9, 2008

帶了什麼樣的東西,就是什麼樣的人?

[這篇是在前一個blog裡寫的舊文,因為和這邊主題相關,所以移了過來]

有看過星爺「少林足球」一片的人,應該都對下面這個場景印象深刻:

「匡噹…」 (一支扳手由敵方領隊褲管裡掉出…)

領隊:「大家不要緊張,我本身呢,是一個汽車維修員,這個扳子呢,是我用來上螺絲用的,很合理吧?」

黃金右腳:「是是…」

「噗咚…」 (一支槌子由敵方領隊褲管裡掉出…)

領隊:「正如我剛才所說,我身為一個汽車維修員,有個槌子在身邊,也很合邏輯。」

黃金右腳:「行了行了… 」

是地,身為一個汽車維修員,有個槌子在身邊,也很合邏輯。所以在進行使用者研究時,有一種方法就是去看人們身上到底是帶了扳子還是槌子,藉此推論受訪者可能的行為與生活形態。

前陣子介紹過的Jan Chipchase便在許多地方進行過所謂的「wallet mapping」研究。簡言之便是在受訪者同意的狀況下,請對方將隨身錢包或皮包當中的東西通通拿出來攤在桌上。當然,如果裡頭有什麼東西是受訪者不願易出示的,研究員也不會強迫,但是仍會試著請受訪者在不說出該物品為何的狀況下,描述不願出示的原因。

基於類似的概念,IDEO有另一種變化型。在IDEO Method Cards的Look類別當中,有一個叫做Personal Inventory的技巧,研究員會請受訪者指出一些他們認為對自己非常重要的物品,藉此分類並瞭解人們的生活形態。

就我這個門外漢淺薄的看法,wallet mapping稍稍帶有突擊檢查意味,當然受訪者可以拒絕出示,但仍然是個比較容易貼近人們真實的行為的方法。雖然觀察範圍較小(僅限於錢包與隨身提包),但反正Nokia最關心的部分大概也就是這一塊。

Personal Inventory的觀察範圍比較廣,不過因為受訪者是被要求提出他認為對自己非常重要的物品,在多了一層思考的狀況下,也許會發生受訪者提出了自認為對自己重要,但實際上卻並非如此的狀況也不一定。(類似Norman所謂「身為人的我們喜歡自認為知道為什麼我們會那樣做,但我們其實不」的狀況)

當然了,不論是哪一種方法,都還是要經過主觀的解讀過程才能由「攜帶物品」推論到「受訪者行為與輪廓」,這個過程也很可能產生偏差。以少林足球的領隊來說,身上帶著扳手與槌子表面的原因是汽車維修員,但真正的使用行為是在球賽時用來耍陰打人,這一段能不能處理好,終究還是得看研究者本身的功力了…

不論如何,工具箱裡多了兩個各有其適用範圍的工具應該仍是好事一件吧?

About these ads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分類

關注

Get every new post delivered to your Inbox.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